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蟲子D博客

为善寂乐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其食 任其服 乐其俗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荒小调 灭掉的油灯  

2008-10-20 23:37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"别吹灯啊,我正錠扣子呐!" 不知谁喊. 

  "我.我.信还没写完..." 我说,

  "干嘛那么早灭灯? 睡的着吗? 讨厌谁吹的?!"  又不知谁在说.

   然而没人应...

   我离灯只隔两个铺, 因急着写信,就爬出蚊帐去点,油灯重新燃亮,我四下里看看,大家的蚊帐都掖的好好的,没人出来吹啊?再说隔着丈尺,在蚊帐里也是很难将它吹灭的呀? 没油了? 哇!  低头一看灯碗和台面, 我全明白了__ 油还很满, 但上面落了一层厚厚新烧焦的蚊虫尸体?

   "啊! 是蚊子把它扑灭的啊?"  真让我吃惊, 话说飞蛾赴火, 连成群的蚊子也喜爱光亮, 居然靠着群体的优势,把近两寸高的火苗压灭, 你说它们怎么想的, 不惜葬身火海? 又集合了多少蚊子集团军呢?

   啊呀, 这么多蚊子啊, 太可怕了!我感到浑身的不自在.赶忙钻了回去, 刘姐告诉我: 一是荒原大草甸子, 二是树林子,那里蚊子更多, 你不戴蚊帽, 根本就别想进去.

   是啊, 我最怕起大包,那痒的滋味好像比疼还难受!

   草草几笔就落款了,想到这疯狂的蚊子,一下便没了心情.

   第二天一早,被老知青叫起吃早饭, 感觉浑身乏乏, 晚上睡了个死, 连个梦都没做. 直到洗脸,一摸脑门,嗯?!怎疙了疙瘩的啊?  一阵巨痒搔抓起来, 赶快跑回屋照镜子, 只见一串粉红色包,是一个挨一个. 密密麻麻嵌在脑门上,就像戴了串"红珍珠", 是又难看又难受.....原来是我睡得太死, 刘姐又是圆顶蚊帐,那帐边搭在我的脑门上, 蚊子则隔帐摄血那一排包是从左到右, 整整齐齐, 咬得还真有水平, 一点不乱,

   你说这蚊虫也是, 你吸就吸点血吧, 可还非得吐点啥东西放里面, 让人又痒又疼, 心中怏怏, 哼哼叽叽, 实是不悦! 可我那同学"小四眼" 竟然还哈哈大笑!早知,该让她去睡圆顶蚊帐!

   哎, 我那心中的大森林啊 ,你怎突然变得如此恐怖了呢?  我再也不敢和你亲近,不敢走进你那神秘深处了...

   我所想要做的第一件事, 就此"撂荒".

   二十天后, 是我十六岁的生日, 没有过, 因没人知道.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6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